|  返回首页

 

“虎痴”张善子
  • 发布时间:2013-07-08来源:市中区阅读次数:19083【打印本页】关闭窗口

  著名画家张善子自号虎痴,人称虎公。1882年7月生于内江县良安里象鼻嘴堰塘湾,从小家境贫寒。其父张忠发以卖劳力为生,母曾友贞,用单线白描绘帐帘、枕套、鞋样,以微薄收入补充家用,人称“张画花”,是一位很有天才和艺术修养的民间工艺美术家。
  张善子自幼随母习画,1905年到日本留学,入明治大学经济科。为救国图强,立志画猛虎以振奋国民精神。1910年回国参加四川保路斗争,民国成立后又参加反袁斗争。1918年至1920年,他在乐至县汪盐务知事。至今乐至父老还在传颂张善子画虎讽时弊的故事。
  当时军阀混战,土匪猖狂,鸦片流毒甚广。1919年春节,张善子叫人做了十二盏长柄牌灯,分悬于盐务署大门,左右亲绘巨幅虎画张贴,吸引了城中各界人士前往围观。
  只见左边画的是一只巨虎噙着一根又长又大的鸦片烟枪。烟斗下面有个枯瘦如柴的老烟鬼正在奄奄毙命,烟枪口有一个青年正埋头向里走去,张先生在画端题《西江月》一首:“此是杀人凶器,不名烟枪名枪。可怜老人发苍苍,自把青春送葬。为何尔又钻去,还须仔细思量。英人毒害祸心藏,急早回头为上。”
  右边画的是一只大黄斑老虎,虎背上驮着两个胀鼓鼓的钱袋,后边几个持刀的强盗追去抢劫。画端也题《西江月》道:“虎背钱来何处,无非豪夺民间。张牙舞爪态欣然,无愧‘大人虎变’。何苦重财轻命,铤而走险抢钱,一丘之貉逞凶残,终是‘窃钩’血溅。”
  这里用了“窃钩者诛,窃国者候”的典故,指出那些“豪夺民间”的“虎”比土匪罪恶更大。
  还有一次是1920年春天,张善子应县城福音堂牧师李慎怀之求,画了一幅黑虎送他,并题诗道:“迎人笑面世多术,虎卧深山不敢出;为惧爪牙生在胸,猛虎不敌恶人毒。”这对当时社会的黑暗和人心的险恶,作了沉重鞭挞。
  1932年,张善子偕其弟张大千居苏州网师园,精心饲养活虎,朝夕相对,临摹写生,对虎的神情动态了然于胸,然后让它跃然纸上。诗人杨云史当时写诗称赞他的作品道:“画虎先从养虎看,张髯意态托毫端;点睛掷笔纸飞去,月黑风高草木寒。”抗日战争爆发,善子流亡到武汉,以二丈白布绘《怒吼吧,中国》图,上画二十八只怒虎,形态生动,气势逼人,款题:“雄大王风,一致怒吼,威撼河山,势吞小丑。”这二十八只怒虎象征中国当时二十八个行政省。为纪念上海“八•一三”抗战一周年,他又特绘巨幅《雄狮威屹图》,题曰《中国怒吼了》。他还画了大量宣扬爱国主义传统,提倡民族气节的作品到各地展出,以激励人民群众的抗日热情。
  1933年底,为宣传中国的抗日正义斗争和传统艺术,争取国际支持,筹募抗日经费,张善子抱病出国举办画展,先后在河内、巴黎、纽约、芝加哥、费城,旧金山、波士顿等地展出。法国总统勒白朗亲往参观,美国总统罗斯福邀张善子到白宫作客,备加赞誉。所至之处观众踊跃,反应热烈。募得捐款及门票收入逾百万美元,他把收入全部交给国家。
  1940年秋张善子辗转回国。10月4日到达重庆。旅途疲劳未解,又立即为抗日事业奔走呼号,终因积劳成疾,于10月20日病逝,终年59岁。噩耗传出,举国哀悼。这位杰出的国画家不但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艺术珍品,更重要的是为人们树立了爱国主义的光辉楷模。
 

主办:市中区人民政府  管理维护:市中区区委区政府信息化管理办公室 蜀ICP备13008666号 川公网安备 51100202000165

Copyright 1998-2013 www.neijiangshizhongqu.gov.cn rights reserved

联系电话:0832-2025884  传真:0832-2025884 政府网站标识码:5110020001